七月不远,青海湖不远


一下午,整整一下午,我坐在陽台上,聽窗外雨聲淅瀝。我用沙啞的聲音對自己演說。告訴自己七月不遠,青海湖不遠。我大聲背誦著那首詩,像一個瘋子。陽台上的太陽花遲遲未開。那首詩我曾在高中的時候讀過,並且寫下了“七月不遠,愛情不遠”。我也曾在大學的宿舍讀過,那天的夕陽照得我一臉輝煌。

“七月不遠/性別的誕生不遠/愛情不遠——馬鼻子下/湖泊含鹽”

我就是想去那個地方。那裏的孩子臉兒通紅,笑顔晴朗,無知而健康。

因爲我們能思考,能夠感受痛苦與幸福。可是,我能說服自己麽?或者說,時至今日,我依然堅信麽?

答案是肯定的,我依然堅信。

高原上一切都顯得簡潔甯靜。可是,今天風雨來襲。

第二天。

青海的路況良好,筆直的柏油馬路,連綿的山脈,碧綠的青稞田,越來越臨近于青海湖。據說現在退耕還林,所以花田並沒有想象中的壯觀,但足以令我激動不已了。一路上拍了不少照片。

遠遠望去,青海湖在地平線上微微鼓出,是地球的一滴淚麽?一道道深深淺淺的藍色,幽深而柔媚,遠處的藍天白雲與湖面相接,沒有盡頭。今天的陽光並不能算很好,相信青海湖的藍色還沒有展露得淋漓盡致。嘗了嘗湖水,並沒有明顯的鹹味,青海湖應該是我到過的第一個鹹水湖了,呵呵,我竟然沒品嘗出她的鹹味來。湖面有幾只海鷗飛翔,還有幾只浮在水面上隨風蕩漾,真是自由而閑適的鳥兒。湖邊的柵欄上停著三三兩兩的麻雀,蜷著身子小寐,或叽叽喳喳耳語。

我在湖邊徜徉,站在石頭上遠眺,脫了鞋襪涉水,青海湖,我就這樣走近了你。

回來的時候在日月山,倒淌河略作停流。爬上山頭欣賞花田,在草地上色各色各樣的野花。

在倒淌河,有一群盛裝的藏族孩子專職供遊客拍照。我本來一向對這種取悅遊客的行徑不以爲然,但是其中有個孩子實在可愛,還不大會講話吧,粉嫩的臉頰似乎還沒有經過高原太陽的照射,長長卷卷的睫毛撲閃撲閃的,我幾乎疑心那不是真的,忍不住伸手去觸摸一下。孩子們都蜂擁而至,我說,我只拍他。大一點的孩子紛紛叽叽喳喳地慫恿那個小可人兒,笑一下,笑一下,而那個孩子,很聽話地露出他可愛純真的笑容。盡管也許他也不明白爲何要笑。

多希望在安詳的夏夜,湖水變成濃烈的石油,我們在湖面上點起篝火,熊熊的火焰,即便你躲在月球上都能看見。

多希望下次,我們一起,在這藍色湖水的天堂裏唱歌,相信湖底的美人魚也會聽到歡樂。